一些关于县城的记忆

悲伤是奢饰品我消受不起,快乐像噩梦总让人惊醒。

寿县是一个充满风土人情的地方,除了南门,别的城门中都是石板铺的路,未经过现代化建设的路上布满了深深的车辙,映照出它经历的数百年历史,导游一般是这样说的。

实际如果每天都需要经过非南门的话,才知道这所谓见证历史深深的车辙有多烦人。骑电动车,自行车,大多数时候只能下来推着走,因为骑车的话,车轮滑进车辙里,很容易摔倒,一方面也算降低了县城的生活节奏吧。

是啊这个县城的生活是缓慢的,因为一切都不需要着急,20分钟电动车行驶的路程可以抵达县城中任意一个巷子,或一个角落。何必那么着急。走在南大街上,有蓬壁辉煌的大酒店,也有接地气的路边摊。年迈夫妇在巷口卖烧饼,背着书包的学生在蜜雪冰城前等饮料。街上能看见光鲜亮丽的时尚姑娘,也能看见稚气未褪的高中生,买完炸鸡排的姑娘转头跑到烧饼摊向摊主买两个烧饼,买了两个烧饼的年轻夫妇,转身坐进了豪华轿车,不同时代的产物在这条街上并不冲突。

情人一起看过多少次月亮,它在天空看过多少次遗忘。

我看过了这个县城的春夏秋冬,它也看了我和我朋友三年间的分分合合。

在这里我交了很多朋友,然后陆续各自分道扬镳,遇到了一生挚爱的姑娘,也在兵荒马乱的时期分手。这个地方,让我开心,也让我难过。

敬淮是和我睡过一张床的好朋友,印象中当时敬淮帅的像漫画中男主走出来的一样,我现在来形容就是是童锦程那款的,高中那会总会有姑娘在窗外看他,放学会被姑娘堵着告白,但是他却不像童锦程那样。

敬淮不敢谈恋爱,原因是敬淮有点伸不开手,he is poor,他爸爸是快递员,他妈妈在菜场上卖菜,每个月也只有紧巴巴的百十来块钱的生活费。那会体育课爱踢踢球,一次踢球,敬淮的球鞋鞋底直接飞了出去,我们一群人哈哈大笑,敬淮也跟着我们笑,说:以后你们别找我踢球了,因为这是我最后一双能踢球的鞋了。

再后来的一个圣诞节,敬淮收到一份圣诞礼物,打开以后看到是一双崭新的球鞋,敬淮有点吓到了,因为这双鞋的价格对于高中生来说是笔巨款。我们都知道是飞飞送的,因为飞飞特别喜欢敬淮,而且家境很好。敬淮放学后把球鞋还给飞飞,他说,这礼物有点超过我的接受范围了,就是太贵了,我不能收。

飞飞剪着俏皮的短发笑着说:你怎么知道是我送的?

敬淮红着脸说:地球人都知道了。

飞飞把球鞋塞回敬淮的手中说,你还给我我也退不掉啊,就当送你了,再说我看你也挺爱踢球的。

自那以后敬淮每次踢球,飞飞都会在旁边给敬淮加油打气,大喊,敬淮,射啊!

敬淮一个趔趄,差点摔个狗啃泥。高中结束他们两个就在一起了,因为家庭环境不同,很多观念不同,所以他们经常争吵,飞飞觉得敬淮自尊心太重,敬淮觉得飞飞太娇气了,最后还是分手了。敬淮决定外出打工,外出的前一晚,大家聚在夜摊前,相聚无言,喝酒喝酒,我们都不是擅长表达情绪的人,但是那晚,所有人都把情绪写在了脸上,敬淮是唯一一个在微笑的人,他说:等我在那边要是混好了,我就开个大公司,把哥几个都拉进去养老。

我强颜欢笑的说到,好啊,到时候记得开法拉利来接我们。

敬淮端起酒杯说:必须的。便一饮而尽。

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言罢,敬淮背着包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我们想要要送他,他却不让,摆摆手一个人便走了。敬淮走了不到十分钟,飞飞哭成一个泪人跑了过来,知道敬淮已经走了,她蹲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。

我过去想要拉起飞飞,没等我开口,飞飞说:别碰我,我只是有点不开心,让我哭一会。

我劝她,飞飞,大家做朋友其实也挺好的。

飞飞蹲在地上斜着脑袋红着眼睛看着我说:我,不是真的要他走,我那只是气话而已,他,,太欺负人了。

敬淮和飞飞之间是发生了一些做朋友也没办法知道的事情,这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。我再次尝试把飞飞拉起来,这次飞飞没有拒绝。

飞飞委屈的扑到我怀里大哭,那个深夜,我在这个地方第一次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,不知道是不是眼泪洒在我怀里的原因。

未完待续…

封面

巴图BaTu


一些关于县城的记忆
https://wangijun.com/2022/12/13/gossip-16/
作者
无良芳
发布于
2022年12月13日
许可协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