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到什么就说些什么

本文最后更新于:1 个月前

声音,气味,触觉,它们是可以承载记忆的,一些歌,一些香水的味道,一个不经意的动作。苦难会放大人的感官。类似于心理学中的吊桥效应,但远远比吊桥效应来的更真实,研究心理学的人大多偏执且傲慢,我不喜欢看这玩意,这东西学多了,就没人味了,同销冠,被越来越多人理解的偏见,就不是偏见了,比如大家一提到温州人,第一反应大多都是,靠,有钱人。

我上初中的时候就住校了,我是一个农村娃娃,当时刚上初中,班上的女同学她们都好厉害的,我玩不过她们,我的性格不是很好,可以说有点臭了,没人可以说教我,不喜欢女老师,除非是我自己想做,否则我只会和你对着干。以现在的我往回看那时的我,多酷啊,简直酷到没朋友。哈哈哈,男人至死是少年。

我听到一些上面说的苦难时期听的歌,脑海中会控制不住浮现当时的画面,初二上学期,寒冬,手里钱又不多,在校园里飘荡,晚自习教室也没空调,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我们教学楼和宿舍之间有个巷子,那里面的风,怎么说呢,就是每次路过都会说一句,艹,好冷!宿舍里面也没有热水,只能靠一个暖水瓶到食堂里面打点热水,五毛钱一瓶,对当时的我来说,好贵!!有时水放时间长了,不热了,泡面泡不开,就多泡几遍,就是泡一遍把水倒掉,然后继续泡。哈哈当时经典点的娱乐活动就是在外面买点熟食,回到宿舍,在阳台把桌子一摆,喝点啤酒,打打纸牌,下下象棋,这些活动一般都是放假的前一晚。回想起来,到也丰富了回忆。

大家对花露水的味道应该很熟悉,以前有个人觉得花露水的味道很好闻,我当时表情记不清了,宝藏啊,就是这种感觉吧。乃至于我到现在闻到花露水的气味,便能想到她坐在被窝里的画面,我问她屋子里什么味,她眼睛里好像有小星星一样闪闪发光看着我说,这是花露水的气味啊,你不觉得很好闻嘛。我点点头。

我不耐寒,简单来说就是怕冷,去年的这个时候,当时的那份工作每天上班下班我需要走十几分钟的路才能到家,路上我习惯听听歌,打开网抑云,《修炼爱情》,《怎么了》,以至于现在我听到这两首歌,我就能想到那个时候,可能是寒冷放大了我当时的感官,形成了永久记忆吧。

公交站台,红绿灯,电梯,路边摊,路上的流浪狗,出租屋,这些零零散散的东西构成了我当时生活的全部,然后一种由心而生的落寞感控制不住的向我袭来,我现在想到,我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一样。

我们听歌的时候,其实暴露的大都不过是小情绪而已,所谓小情绪,就是并不会对生活造成实质性影响的,反正轨迹不会变。是吧,是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决定了我们听什么样的歌,而不是听什么样的歌决定我们是什么样的人^_^,不要沉溺于小情绪之中,乖啊。

这一路时光温柔也好,坎坷崎岖也罢,总得向前。

程潇


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,均采用 CC BY-SA 4.0 协议 ,转载请注明出处!